從登山到創業,不變的意志力

「以前在學校時社團要招生都會去做班級宣傳,那時看到登山社學長學姊們每個人都又黑又壯,讓我心想:『絕對不要加入這個社團。』」甫從西藏帶隊回來的游明婉,回憶起剛接觸登山運動的自己笑著說。

但在同學拉攏下,她仍然進入了這個萬分抗拒的「登山社」,並被遴選為社團幹部。沒有任何爬山經驗的她,隨即迎向一連串密集的幹部訓練-從定位運動、無具野炊、戶外求生到活動設計規劃、場地勘查的嚴格集訓。「我有點驚訝自己對登山社的投入,可能也是因為幹部彼此間的情感就像家人一樣相當團結,我們社團因此獲得全國大專績優社團的榮譽,當時只有十二個名額呢!」
當興趣的火苗被點燃,燎原般的熱情直至今日仍在體內燃燒著。2015年她曾經跟著登山隊伍來到筆架連峰這座郊區名山,「其實郊山有時候比大山來得危險,那不過是幾百公尺的小山,但卻差點摔下懸崖、發生山難。」隊友錯估山路的時間性,原本預期下午兩點能夠下山午餐的一行人,因連日大雨造成山路濕滑而寸步難行,且隨身飲水皆已用畢,帶著擔心害怕的心情相互扶持,所幸在下午五、六點間順利抵達山下。
「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或許自古以來,樂於寄情山水的人們大多擁有比較豁達的生死觀。長年從事戶外運動,她遠眺過自然山水風光,也看遍大小名山美景,面對這次的危險,游明婉坦然地說:「我覺得,其實人生不就是如此嗎?該走的時候就走了,隊友們不需要為我感到抱歉,我也仍然會鼓勵員工們多出去戶外走走。」她認為爬山沒有一般人想像的困難,許多人會因為不知道前方的路途有多遠,而有「想像恐懼」;但其實只要有堅持到底的意志力,就可以成功攻頂並且享受登山的過程。她說:「我覺得創業其實就跟登山一樣。」

同理客戶的心,不怕失敗的信念

父親告訴她:「機會稍縱即逝,所以你要隨時做好準備,當機會來時,乘風而起。」母親告訴她:「如果可以,一定要擁有自己的資產,因為土地跟房子若用租的,就沒有根,會令人不安。」因此畢業後,游明婉跟合夥人就在自家車庫,為大品牌設計開發產品、申請專利、輔導量產。「悶燒鍋」當時是一種節能環保家電,不但能夠節省瓦斯,更能避免因湯汁滾溢使得瓦斯熄滅,造成二氧化碳中毒的危險。那個年代悶燒鍋皆由日本進口,相當昂貴,多數人並沒有能力購買。這時,有一家日本代理商找上台灣今品,希望她們的工作團隊能夠開發出一樣功能的產品,但價格要一般民眾也能買得起。從失敗中學經驗,透過不氣餒的精神,「悶燒鍋」成為台灣今品開發的第一個節能減碳、經濟安全的綠能產品,也因此有了創業基金。
「悶燒鍋這麼樣的成功」於是跟合夥人決定設立工廠,當時認為對汽車塑件的熟悉,還有對工程塑膠原料特性、機構設計、生產及品質管理的專業,選擇從事汽車塑膠零組件行業來創業。
但汽車零組件的生產並沒有給他們帶來太大的樂趣,因為只要訂單來、有利潤,工廠就足以維持,所以她們偶爾也會幫忙不同產業的業者開發該企業所需要的塑膠製品。「例如廚房用品、美容儀器塑件,我們都幫忙設計出符合客戶想法的物品。如果失敗,就重來吧!」這樣為對方設想的心,曾讓一個客戶感動的說:「你們居然幫我試了幾十次的模,從沒看過有一間工廠願意一試再試。」
然而在無法主導,為人作嫁的日子裡,「遺憾的失落感」始終是難以忽視的存在;「期待改變」的願望終於在生產「自行車背包水袋」的機會中,出現實現的契機。「水袋在2003年海灣戰爭風雲再起,水袋背包成為士兵的最愛,國外軍隊開始有了大規模需求。自行車業的客戶想開發此種產品,並請我們幫忙。雖然都是塑膠類產品,但這個產品不同以往,軟趴趴的水囊有專利保護、更涉及食品法規,頓時讓大家有些遲疑。」即使如此,團隊依舊秉持永不放棄的信念,完成客戶的需求。游明婉驕傲的說:「第一次生產四百個水袋全部會漏水,但是現在的不良率只有不到百分之零點二六。」

沒有過不去的難關,堅持獲得肯定

「第一次參與國家獎項申請就能獲獎受肯定,其實很高興也滿意外的!」台灣今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游明婉謙虛的表示。她們生產出國內第一支、也是目前唯一可以重複使用的「唐宋竹節瓶」,榮獲2014第四屆臺灣中小企業「企業社會責任獎(CSR)」產品創新獎、並於2015榮獲經濟部「潛力中堅企業」肯定。台灣今品團隊永遠站在客戶端,為顧客做設身處地的著想,因而能從水袋開始,陸續研發新品,獲得多項創新獎。水袋之後,她們將研發目拓展到快速加水器、水袋內部清洗器、塑膠水瓶、甚至橫跨紡織業,製作出輕型保暖衣、防水包等多項運動產品,銷售至三十多個國家,獲得全球一百多項專利。
從車庫開始的起點,到擁有掌聲的肯定,游明婉在忙碌的生活中,空出時間進入臺大進修推廣部修讀「精鍊高階管理與實務研習班」以及「管理碩士學分班」,她從企業管理中驗證課堂所學,深感收穫匪淺。「有些理論已經在公司執行的會繼續堅持,如果還有待加強的部份,也會加快腳步跟上。」
她說:「『永不放棄』跟『堅持到底』就是我的人生觀!」對白手起家的人而言,金錢或許是經常過不去的難關。但游明婉認為:「創業就跟爬山一樣,只要堅持下去,牙齒打落和血吞。當下可能會很痛苦,但事後回頭看會發現只是一個過程。若能適時的把握住機會,總會有攻頂的一天。」

文/臺大進修推廣部 廖唯晴